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

发布时间:2018-08-15 14:24:49  浏览次数:514  作者:趣宅智能家居网

返回列表

  在美国纽约出差的克鲁先生,上午刚刚顺利完成了一场工作展示。


  此时的他正高兴地仰坐在椅子上,随意摆弄着手机屏幕上的几个按钮,嘴角显露出几丝狡黠且得意的神情。


智能家居自动控制.gif


  前来恭喜克鲁先生表现优异的同事很是好奇,问他在干什么。他笑着说:


  “在想念我的太太呢。哈哈!’’


  克鲁先生在大家眼里,就是这样的一个好职员、好同事、好丈夫。


  而此时,克鲁先生的太太琳达女士正在西八区旧金山的家中。


  和以往丈夫出差的日子一样,她在厨房准备着自己的午餐(美国东部纽约时间比西部旧金山早3个小时)。


  可这时却从客厅内传来了阵阵嘈杂的声音,琳达有些害怕地走进屋发现,电视正开着,音箱里也放着音乐,她连忙关上,环顾家中四周,仔细检查门窗,却没有发现他人以及其他异样的存在。


  可是这怎么想也不对劲,最近克鲁太太身上总发生些奇怪的事情。


  做社区志愿活动回家的琳达发现,家里电子门密码和之前自己记住的并不一样,差点被锁在门外。


  给远在西海岸的丈夫打电话,丈夫告诉她是她自己记错了。


  回想起这些事情,琳达很是头疼,而这时屋子里的温度却不断地上升,无论她怎样把空调关上,还是会再次打开,她紧张地想要跑到院子里查看一切,却怎么也打不开家中的防盗门……


  亲爱的,这不是黑镜里的故事


  这既不是恐怖片里的情节,也不是电视剧黑镜里的故事。


  这是一则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家暴故事,有些读者可能会好奇了这哪里有家暴啊?


  其实答案就在克鲁先生的手机上。


  科技发展到今天,施暴方凭借一部手机上的几个软件,即使身隔千里,也可以远程控制家中的智能家居系统。


  由此也演变出来了家暴的新形式:以智能家居为“帮凶”的家暴!


  而这一问题在今年年初也引起了《纽约时报》的关注。


  上则故事中联网门锁、音箱、温度调节装置等智能家居产品被施暴方控制使用的情节,均出自纽约时报对家暴受害者及其律师,以及收容所工作和急救人员,进行30多次采访后刊登的报道中。


  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


 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,这些作为给人们提供便利的最新设备,如今它们也被用作骚扰、监视、报复和控制的手段。


  沦为暴力工具的智能家居


  读到这里,很多朋友恐怕会认为这种事情实在是离我们太远了,实则不然,其实日常生活中早已出现了这类以科技手段来“施暴”的雏形。


  比如在一间办公室里,你作为团队里的一名普通职员,在炎热的夏季很不巧啊,一不小心就得了感冒,不能开空调。


  可是你的同事,还有部门主管,都在同一间屋子里,可是他(她)们感觉很热。


  这时候的空调,是开还是不开?


  有一种性格的读者恐怕会选择忍气吞声,有一种则会选择拜托同事照顾一下。


  可是就算调低温度也需要商量着来。有人觉得26度就行,有人认为20度以下开空调才有意义,要不就不开。


  对于更年轻一点的读者,恐怕也曾经历过寝室到了夏天,室友们面临着的“是开窗户好还是空调好,是二十多度为宜还是十七八九度爽”的问题。


  此外,还有电子设备声音外放干扰他人学习、晚上熬夜是开屋顶大灯还是床头小灯的问题。


  试问,这些生活中工作关系、室友关系之间的摩擦不就是,由本应为人带来便利的电子家居引起的吗?


  而这种摩擦在两个人之间,更容易演变为一种暴力行为、一段带有虐待性质的关系。


  虐待关系的重点往往就是权力和控制,有了科技的辅助,使施暴方的施暴行为更加便利。


  那么,这种虐待性质的亲密关系是如何出现的呢?又该怎样警惕呢?


  藏在细节里的猫腻


  首先是双方经济地位的不平等。


  根据旧金山一家家暴收容中心的统计,使用智能家居施加家暴的案件,多发生在富裕阶层或中产阶级家庭聚集的社区里。


  其实,时代发展到现在,仍有大部分人秉持着一个家庭“一方主外、一方主内”的观念,当一对伴侣中其中一人赚钱足够养家时,另一方大多会选择在家中做全职太太或老公。


  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


  (“家里的一切都是我挣钱买的,就连你都是我的!”)


  在资本运作的世界里,当一个个体的经济来源被切断,根本无法存活。


  并且如果需要依附他(她)人来生活的话,那么对于这个个体来说,他(她)生活中大部分的选择权都掌握在那个“靠山”的手里。


  人一旦不能自主,就只能变成亲密关系里的一个玩偶,活成对方想要的样子才可以存活。


  过分地依赖,会造成人格上的不独立,而折磨与践踏他人人格。


  让受害者生不如死又有求于自己,无奈地向自己低头而妥协的“可怜”样子,正中了施暴者的下怀,让其体验到拥有无上权力的快感。


  从经济地位这个最本质的环节,我们就不可以不警惕。


  其次,就是做决策时非平等的协商。


  很多人都会信赖伴侣做出的选择与决定,这固然没错,亲密关系正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之上。


  可是我们要理性看待,比如做决定的这件事,千万别做决定时一人爽,到头来,承担结果时可是两个人的事儿啊。


  如果遇人不淑,恐怕还要自己承担。凡事都要商量着来,相互做出一些让步,彼此真心扶持,才可以获得最大值的好结果。


  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


  有时候当我们面对自己做出的决定,都没有勇气去面对或者想要逃避其后果,更何况一味地把希望寄托在,一个代替你做决定的人呢?


  所以在很多时候,能够对自己负责的,只有我们自己。


  出于这一点,我们也要在涉及到两个人的问题上,无论大事小情,都要双方参与平等协商。


  最后,是其中一方没有技术使用权。


  根据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发现,有部分受害者的另一半是工程设计师,操纵智能家居设备对他(她)们来说十分娴熟,加上受害者对其信任,根本也没有想到去打理有关技术方面的这一切。


  但是记者们还发现,并不是所有利用智能家居进行家暴的技术手段需要专业人士操作,有些只是极易操作的控制行为。


  因此,有些简单方便的技术操作,我们还是要掌握的,万不可抱有“我另一半ta啥都会,这些我根本不需要懂!”的想法。


  智能设备学起来


  说了这么多,我们再来看看我国智能家居购买的趋势。


  根据德国研究机构GFK的预估,2018年,仅中国的智能家居市场就高达1800亿人民币。


  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家电制造国,也拥有世界数一数二的互联网企业,形成了完整的智能家居产业链。


  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


  (图片截取自东方财富网)


  上万中国家庭开始使用智能家居,无疑是未来的一大趋势。


  而大洋彼岸层出不穷的以智能家居为帮凶的家暴事件,就像一座敲打着我们的警钟,值得我们警惕。


  毕竟人性是共同的,发展到一定阶段,总会遇到相似的社会问题。


 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我国制裁家暴的法律手段相对有限。


  但是在我们遭受这种新形式家暴时,存留的与施暴者谈话的微信或者短信聊天记录(人在得意之时说话往往猖狂,施暴者可能顺势说出承认家暴的话语);


  对自身造成伤害后去医院的就诊记录和诊断书、以及多次向妇联、公安机关求助的记录;


  请记住,这些都可以作为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(点击原文,查看更多关于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内容)的有力材料。


  家应该是温馨的港湾而不是暴力的温床。愿所有正在或可能处在智能家居家暴环境中的“克鲁太太”,及时识破施暴者的阴谋,通过技术和法律手段,实现自我保护。


       本文标题:智能家居竟然变成了我丈夫施暴的帮凶!关键词:智能家居


最新新闻/ Latest news